《ICO》Yorda &《旺达与巨像》MONO:你眼中的温柔 是我灵魂的温度

2017-02-16 13:59:04

本文来源NGA,作者ginsun,原文地址戳>>>

生活在当下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里,想要做到传统意义上的孤独真是挺难的事。首先得把电脑,手机,电视等等一切跟外界有所联系之用的物件统统关掉,然后躲在没人找得到你的地方,同时还有个前提:你还得是个没啥存在感的孤家寡人,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需要你,你也不需要任何人。

哈,我并非无聊到在模拟脑洞《鲁滨逊漂流记》中的境遇,更没有想过要这么做,我只是举例说明,至少我们绝大多数人终此一生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更没有这个条件和契机去这样做。

不过,即使孤独离我们如此遥远,那个常常和它走得很近,却又独来独往的被称为寂寞的情绪呢?它也如此的好打发么?

恰恰相反,寂寞总是如影随形,动辄在我们意气风发的时候前来拜访令到我们怅然若失,更甭提在我们失意落魄的时候不请自来,让本就低落的情绪进一步跌进低谷。

午夜梦回,是虐单身狗的好时候。轻言爱恨,也是让坚守和责任变得不值钱的原因。

我们寻寻觅觅,忙碌不息,却老是还觉得自己什么也没有。

我们真的如此寂寞,寂寞到拥抱着繁华却还要自怨自艾?

或许,我们是因为拥有的太多,多到我们认为理所当然,多到我们顺理成章忘记感恩。只有这样的解释会让我们可以心安理得一些,更贪得无厌的活着,早已经忘记了到底想要什么。

看见这两款游戏的封面,不知道多少玩家的心中都会涌起只属于他们的珍贵记忆。就某种程度来说,它们的确早已经超出了游戏作为娱乐载体所能承载的重量,攀至堪为艺术品的人文高度。

远山的诗,为我歌唱。

一个失败的文化产品,总能找出各种各样为人诟病的缺陷。其中有一个方面在我们所处的这个大环境里尤其明显。这是这篇文章里第二次提到所谓的“时代环境”,下面可能还会再提,因为它真的是个很重要的观点。

加法啊,就是比减法来的容易。恨不得在一首歌里,唱遍世间百样情感;恨不得在一本书里,写出一个千人千面;更恨不得在一部电影里,演尽天下万种情仇。好嘛,洋洋洒洒一大堆,最后是哪边都想来一笔,哪边也没有落到点上。弄得尾大不掉,贻笑大方。

其实好的故事,往往简单的很。就如同最纯粹的黑白两色,单独入眼鲜明透彻,混成一起难分轩轾。反而能给人最深刻的印象。

《ICO》的故事简单到了极点。一句话就可以概括完毕:一个长着角,其貌不扬的少年,拿着一根木棍,保护着一个一身白衣的灰发少女在一座城堡里寻找战胜魔女和逃出生天的故事。

这个故事,简单到就像一个儿时我们听过,却早已经随着岁月更迭在记忆里变得模糊的寓言,我们忘记了一切纷繁芜杂的过程,忘记了一切深入浅出的描述,只记得开始和结局。

这是一个极其巧妙的处置方式,把一切的细节都大而化之,把一切的概念都轻轻带过,只留下最骨干核心的内容。巨大的留白在故事里不断变化,不断演进,关于这模糊而语焉不详的故事,你可以有许许多多的解读,全部似是而非,又全部都有迹可循。

如果你牵着我的手,我会尽一切保护你

矛盾而统一,深刻而又简单。恰如一滴墨和一滴水,糅杂在一起,表里一面,不分彼此。

对比是无处不在的,主角ICO和Yorda自然也不例外,他们的差异是显而易见的。一个皮肤黝黑,一个肤白若雪,一个身手矫健,闪转腾挪,另一个则弱不禁风,无力自保。但就是这样一对玩家连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都无法确定的组合却成就了彼此,游戏进行的过程中,他们的手紧紧地牵在一起,就如同游戏的宣传语所描述的那样:“决不放弃这个人的手,否则就如同放弃了自己的灵魂。”从开始到结局,一切的邪恶,所有的威胁,都试图拆散他们,黑乎乎一团连轮廓都分辨不清的阴影,无处不在防不胜防的机关陷阱,还有那个象征内心散不开的黑暗的魔女,他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把这两只紧握着的小手拆开,劫走Yorda。

哪怕不能言语,哪怕面对威胁连一丝自保的能力都没有,甚至只会默默地注视着代表玩家的ICO做着各种用尽浑身解数的攀爬和翻滚。Yorda都显得那么纯粹。纯粹到你的目光无法从她的身上移开片刻,因为那可能会让她在不经意间永远的离开你。你每走一步,都渴望她和你十指紧扣,好像透过那个冰冷的电视机屏幕,有一种无迹可寻的玄妙力量在通过你掌上的手柄将你和游戏里的人的命运绑定。

这是一种灵魂的共鸣,一瞬间,会有一种错觉,你的灵魂已经和那个叫ICO的矮小少年合二为一,你的生命中除了保护那个少女之外,已经没有第二个目的。你生来就是为了这一个时刻,你们穿梭在阴暗的城堡,你奋力击溃一波波的黑影,你面对强大而看似无可匹敌的魔女毫不畏惧,你甚至做好了牺牲的觉悟,下定了粉身碎骨的决心。只是为了保护她,只是为了不计一切代价的保护着她啊!

越是纯粹,越是充满着力量。我相信这样的力量,是无坚不摧的,我还相信这样的力量,引导着人性中的美好部分升华。

于是我的信心得到了验证,ICO和Yorda成功的战胜了艰难险阻,迎来了他们的结局。

这个结局如同游戏的本身风格,简单的像是简笔画上的最后一根线条,他们逃出去了,仅此而已。

或许有人会问然后呢?

然而真的需要然后吗?

“我拿他做了许多诗句,我替他想出种种境地。有的人读了伤心,有的人读了欢喜。”这段是一首著名的诗《一笑》里的句子。这首诗我认为是写的极好。而这两句尤其的好。蕴含了悲喜,设想了际遇。可又不言明前路,也不点清命运。只是让你思考,只是让你默默去想,到底会有哪些风景。

相关标签: 八卦 文章 新闻中心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左右方向键能翻页哦**

使用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进行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