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新闻 > 明日方舟:SideStory长夜临光剧情概要梳理

明日方舟:SideStory长夜临光剧情概要梳理

新闻 官方 2021-11-08 16:29:26

本次长夜临光的剧情内容紧接着玛利亚临光活动和红松林故事集,因此还没有看过前两部分和庆典的3DPV剧情的博士最好先看一看才能比较好的理解本次活动的内容,这应该是目前游戏内除了主线以外最长的连续剧情了。

前言

随着比赛的进程,特锦赛正赛正式拉开帷幕,出现了许多新角色。马科维茨作为发言人也逐渐熟练,同时出场的还有曾经在玫瑰报业担任主编的现发言人麦基。二人交谈间,作为嘉宾的烛骑士到场,麦基前去迎接。同时,白金正因影响到青金莫妮克处理焰尾而接受青金罗伊的训话,由于白金没能阻止玛嘉烈导致计划泡汤,话语间还可以得知白金放走了塑料骑士的家人,也因为如此塑料骑士暂时与红松骑士团合作。

另一边,罗德岛正式与卡西米尔签订医疗合同,目前得到招待入住卡西米尔,砾被指派为博士等人的护卫(这也是剧情里砾正式的登场),随后砾对博士进行了别样的见面礼。(这也是砾开包语音的出处)

文字间也证实了玛嘉烈曾前去救助焰尾一事。玛嘉烈将参加接下来的特锦赛,武器也换成了独特的带伸缩功能的枪剑。而后新角色托兰登场,在他与玛恩纳的交谈之间可以得知,二人是老相识,而他被玛恩纳委托帮助临光姐妹。在这众多新人物出场的序章,各方势力的故事也将交错展开。

一章

从烛骑士的与话语间可以看出她是一位优雅有温和的女性,在烛骑士与发言人麦基的交谈间我们得知她正陷入舆论风波,但她本人毫不在意,舆论的力量可见一斑,民众也从不在意事情的真相,而随着比赛的进程,烛骑士将于耀骑士相遇。

另一边,红松骑士团整筹备力量,策划一场卡西米尔主城的大停电,停电将会带来城区间的大隔断,她们背后有的是监证会的支持。

二章

此时赛场上一场大乱斗正在进行,其中有一名感染者骑士和锈铜骑士参战,感染者骑士杀出重围但却陷入了包括锈铜骑士在内数名参赛者的围攻,他们不能容许感染者取胜。经过一轮蹂躏后,受尽屈辱的感染者骑士拼命施法,最终横死在赛场上。

因为这场比赛,舆论对于感染者骑士的风评再次下降,不满者颇多,红松骑士团也因此加快了计划的进程,托兰此时与她们接触,但被回绝了。

青金莫妮克捕捉到了红松一行人的动静,而此时罗伊正在小酒馆里,不速之客逐魇骑士出现

而且不由分说的动手了,最终一众人不欢而散。赛场上玛嘉烈轻松击败了左手骑士,成功晋级,而左手也就此退役。场外烛骑士替玛嘉烈解围,从记者的围堵中脱身,两人稍作交谈,算是打了个照面,不过二人的会面足以登上头条,产生了不小的轰动。

三章

因为锈铜骑士在赛场上近乎虐待的行为,发言人马科维茨想要检举他,但他被保了下来,一通神秘的电话打到马科维茨这,解决锈铜的条件是马克维茨需要处理掉前任发言人恰内尔,马克维茨暂未回复。而后马克维茨会见博士,两人就卡西米尔的感染者情势有所交谈,只能说不容乐观。

下一场比赛将在耀骑士与烛骑士间展开,商业联合不希望感染者身份的耀骑士胜利,这对他们来说不是一件好事,莱塔尼亚人也颇为看重这一比赛,但他们在意的只是烛骑士有莱塔尼亚出身这一标签,这让他们脸上有光。得知此要求的烛骑士拒绝了这一要求,她渴求与耀骑士公正的对决。另一边,红松骑士团正在为计划做准备进行踩点,青金莫妮克出面猎杀野鬃,但被托兰搅局以失败告终。无胄盟计划清理知情人,并嫁祸与感染者。

老骑士与逐魇相遇,得知逐魇正在进行名为天途的成人礼,他对现如今的骑士极为不屑。

四章

玛嘉烈备战下一场比赛,与家人谈及罗德岛以及师徒的众人,颇有感触。红松骑士团成功获取了行动路线,托兰因救助野鬃成功与骑士团建立合作关系,这将是一次艰难且牺牲不小的行动。托兰找到玛恩纳,讲述感染者的惨状,劝说玛恩纳不要再置身事外了。

罗德岛这边,博士不断了解商业联合,并与马克维茨交好,相约游览卡西米尔。无胄盟这边也在为自己的计划造势进行感染者的清理,这将是一个不太平的夜晚。砾再向上级汇报,言语间得知年老的女骑士非常青睐罗德岛一行,砾也在最近的接触间对博士产生了自己的想法。监证会将全力支持耀骑士夺冠。

赛场上烛骑士与耀骑士进行着简短的交谈,烛骑士薇薇安娜是一位莱塔尼亚贵族的私生女,她随受着父母的喜爱,但她的存在终究不被允许,于是她被放逐,她曾在书中看到卡西米尔辉煌耀眼的骑士的故事,于是她来到卡西米尔,但现如今的卡西米尔早已失去了以往的风貌,即便如此她还是在这里生存了下来。

比赛开始,两人都擅长使用与光相关的法术,这场比赛可以说非常的优雅和耀眼。与此同时,为了逼迫玛嘉烈放弃取胜,收到上级命令的白金绑架了玛利亚作为人质,但却被行动中的野鬃误打误撞的解救了,最后在托兰的帮助下脱离险境。赛场上双方不断进项法术的碰撞,光芒使这场比赛分外的伤眼,最终二人一招定胜负,玛嘉烈迎着薇薇安娜的法术斩断了她的剑。至此耀骑士获胜。

感染者清扫还在进行,无胄盟一度入侵到酒馆内,被因为玛利亚失踪引的暴怒的一行人击退。青金方面接到了一些麻烦任务,达成共识甩给白金背锅,并且上头开始要求调查罗德岛。另一边博士取得的商业联合高层的青睐,与马克维茨在街上行走,突遇追杀感染者的无胄盟,博士出言请求马克维茨救助这名感染者,最终似乎是成功说服了马克维茨。

间章

锈铜终究是出狱了,马克维茨思前想后接受了电话那头的提议,以此处理掉锈铜。事成后他无意间露出了笑容,这是一种对权力支配感的满足,大部分人沉醉与此不可自拔。另一边,罗伊依旧带队清理感染者,这时撞见了玛恩纳,两人交涉期间闪灵也加入其中,形成微妙的平衡,罗伊终究是落荒而逃,这也代表了临光家族站在感染者这一方的立场。闪灵与玛恩纳稍作交谈,得到指引前去调查感染者,得知了零号地块这感染者“屠宰场”一般的真面目。

五章

两个腐朽被注入了过量的药物,旨在解决逐魇骑士,但是托兰最终救下了这两位。因为前阵子清扫感染者行动引发的骚动,社会对感染者的反对进一步加剧,甚至开始了游行,部分命中将这种不满倾泻在耀骑士身上。

闲时,使徒一行人游览卡西米尔街头,玛嘉烈感叹事物变迁,谈笑间邀请利兹起舞,气氛极为融洽。青金二人不合时宜的拦住了一行人,表示想要与玛嘉烈达成共识,保证无胄盟计划不出意外,并用玄铁大位的来历暗喻玄铁的强大,罗伊提醒一行人仰望星空,刹那间,一只重箭如流星一般坠落而下,闪灵与玛嘉烈二人合力才将重箭击飞。双方共识没有达成,不欢而散。若非罗伊的提醒,难以反抗的利兹将会当场毙命。幕后,商业联合的部分董事绕开会议直接下令解决罗德岛,红松骑士团的行动也正式开始。

六章

女性老骑士罗素与玛恩纳见面,谈及骑士过去的辉煌,另一方面行动中的红松突发通信中断事故,或许是背后有势力在作祟,只得各自为战,野鬃被莫妮克追杀奋勇反击,但结果是深受重创生死未卜,好在托兰及时到场与莫妮克对抗,最终神秘的血骑士出面解救了野鬃。

同时从罗伊口中得知,大隔断也是无胄盟的目的,他们通过这个间隔消除所有知道无胄盟成员真实身份的信息和人物。焰尾成功突入取得包含无胄盟资料在内的重要资料,这时陌生的电话响起,要求焰尾交出这一份资料,作为回报保他们性命无忧并优待感染者。身后的门外就是罗伊,焰尾没有同意交易选择破窗跳楼,所幸被灰毫接住了。

间章二

为保资料不外泄,罗伊追击灰、焰二人,焰尾中箭疑似落入动力炉之中,实则是烛骑士出手救下了焰尾,并且通过法术使罗伊射偏没有击中焰尾的要害。灰毫佯装失去理智进攻骗过罗伊并击退他,最终成功逃脱。另一边托兰与莫妮克对抗时撞见了漫无目的的逐魇,他感叹停电后的夜空才是卡西米尔本该有的。他的加入让局势进一步混乱了。

救下焰尾后,烛骑士带领焰尾前去会见自己的半个义母,目的地竟是冠军墙展厅。至此不断出面的女性老骑士的身份也呼之欲出,她是现今卡西米尔的大骑士长——伊奥莱塔·罗素。罗素肯定了焰尾的行事,并承诺一切手续都会为红松一行人办妥,让她们继续与此前的对象合作即可,她表示自己的骑士团也要入城了。

断电的影响在逐渐减弱,各部分都在逐渐回复,但城市仍未被点亮,街上的群众看到一片光——月光,那是银枪们铠甲上反射的辉光。40多名征战骑士毫无征兆的入城,打的商业联合措手不及、手忙脚乱但又毫无办法。

七章

银枪骑士团团长前去参见罗素,作为征战骑士的他仍旧对如今的卡西米尔十分不屑。曾今玛嘉烈受邀加入银枪,但遭到了拒绝。但此次将银枪征集,罗素做好了支持玛嘉烈到底的准备。一个晚上风云四起,但博士早已看透了事件,并多多少少留下了铺垫,商业联合本就不是一块铁板,无胄盟内部也意见不和,监证会这边更是忠实的传统骑士精神拥护者,解决卡西米尔的问题,就该利用他们自己来解决,博士劝说马克维茨在零号地块这一事件上与落得岛统一战线,但马克维茨没能下定决心。

同时,撤退中的灰毫撞见了白金陷入苦战,远牙与塑料骑士总算跟上局面,为灰毫进行掩护,但白金不亏为大位,隔着相当远的距离险些击杀了二人,不过显然还是二人联手更胜一筹,白金被钳制了。至此,红松这次行动算是没有太大伤亡的结束了。

参见过罗素后,银枪前去会面玛恩纳,银枪始终对临光家族抱有崇高的敬意,虽然现在相当落魄,但过去的玛恩纳或者说临光家族是那么的正直耀眼。

大停电过后,无胄盟三位玄铁人间蒸发,无胄盟达成了自己此次的目的。远牙从白金口中得知塑料骑士家人的所在地,并成功将他们带离。经过了一夜的骚动,特锦赛可不会被影响到。逐魇与耀骑士的比赛如期进行,逐魇的天途近乎是一条寻死之路,他渴求强大的对手,两人没有用到法术,只是进行纯粹力量、技巧的比拼。多个回合后,逐魇释放了自己的法术,那是一种对恐惧的掌控,但经历了许多的玛嘉烈并不为所动,然而这个法术却影响了在场的观众和裁判,逐魇被判输,而二人却没有停手的意思,继续着决斗,突然天降一把血色巨斧打断了二人——血骑士出手阻止了这场决斗。

八章

为了避免感染者胜利带来的负面影响,逐魇对耀骑士的比赛结果被改为平局,董事会的部分高层无法容忍罗德岛继续存在了,暗中下达命令剿灭罗德岛,为此这样的担子又落到了白金身上。刺杀被砾阻止,在两人对峙期间,博士通过近期的调查判断,了解了商业联盟内部的分歧,指出了白金此次暗杀任务的漏洞所在,早已厌烦不已的白金也顺势收手,没多久任务取消的通知就下达了,暗杀任务就此作罢,但白金入手了非常惊人的情报,耀骑士并非感染者。

与逐魇的比赛终究还是让玛嘉烈负伤了。玛莉亚因遗忘给玛嘉烈修复装备的素材前往工坊,途中被想要继续进行决斗的逐魇误以为是玛嘉烈而遭到袭击,为了防止逐魇前去影响受伤的姐姐,玛莉亚拼死抵抗,但迷茫的她无力抵御恐惧,远不是逐魇的对手,逐魇指出玛莉亚弱小,毫无信念。但即便如此,玛莉亚也不会放他前去寻找玛嘉烈。玛莉亚的血在法术的照耀下如同黄金一般,逐魇仿佛看到了传说中金色血液的天马,但面前的天马确实如此的弱小。逐魇就此作罢,这种近乎自毁的自我牺牲和奉献精神给了他一些触动。这可能就是临光家的精神。

九章

比赛继续进行,血骑士和逐魇之间将决出一位胜者在决赛与耀骑士一决胜负,战斗中受到压制的逐魇突然明悟了自己的归属,自己的去处等问题,放出前所未有的法术,在血骑士看来如同面临一支军队,不过血骑士以伤换伤,最终击败了逐魇,胜者将在血骑士与耀骑士之间产生。

另一边,罗德岛一行人难得有空上街游玩,但暗中被莫妮克盯上了,正当莫妮克打算出手时,闪灵出现制止了她,莫妮克提出三箭之约,闪灵能够全部抵挡下她便放弃,在第三箭时闪灵释放了自己的法术,莫妮克感觉生命,灵魂被直击了,最终,闪灵轻松抵御了三箭。

玛嘉烈这边,因为风骑士主动弃权,也是得以有时间恢复到完全状态去面对决赛。因为这一届冠军将在两位感染者骑士之间决出,感染者的士气大涨。罗德岛一行被邀请到场观看决赛,玛嘉烈的亲友也毫无意外的到场。无胄盟这边,青金派白金携带3队人马前去竞技场,如果耀骑士夺冠,他们将会动手,血骑士至少还多少听从商业联合的安排,但联合里没有人希望感染者身份的耀骑士夺冠。

赛场上盛况空前,两人技术比拼,力量对抗,法术对轰,战况十分激烈,两人战到武器尽毁,便用法术凝结成武器,继续对抗,可惜血骑士在先前的战斗中就受伤了,自身的矿石病也恰好发作,惜败与耀骑士之手。

商业联合不希望的结果还是发生了,无胄盟动手了但被阿米娅和闪灵等人成功抵御,白金则是被7名银枪拦住,场外玛恩纳终于出手,与托兰一起压制青金,打算指挥行动的麦基也被烛骑士阻止。

无法解决当事人,商业联合也还有后手,他们在耀骑士夺冠这一节点当中宣布了耀骑士并非感染者这件事,引得一片哗然,骂声四起。但玛嘉烈不会为这种事所动摇,她也不会如联合所愿。她搀扶起血骑士,两人一同前往冠军墙展厅。虽有无胄盟不断阻挠,但玛恩纳等人,红松骑士团接连相助,乃至最后银枪骑士团直接在路旁列队为他们保驾护航。正如罗素所说“我们只需为他们铺一条路即可”。

尾声

无胄盟完成了最后一单任务,没人知道玄铁究竟去想了何处,但通过这次行动,无胄盟将改头换面加入商业联合,从被指示的一方蜕变。

麦基与马克维茨接到了电话那头的召见,对方的真实身份是玫瑰报业的总裁,也是麦基的父亲。在资本面前,这次的事情并没有那么的重要,而玫瑰报业的野心也不局限于卡西米尔。

玛恩纳决定利用攒了十年的假期,继续追寻玛嘉烈和玛莉亚的双亲。玛嘉烈也决定留守在卡西米尔,暂时与罗德岛的众人分别,但大家仍是目标一致的伙伴,玛嘉烈也会在罗德岛需要的时候义无反顾的贡献自己的力量。玛嘉烈向红松的众人推荐了罗德岛,但红松一行则是先跟随托兰来到了他们的聚居地,这里也是有着各行各业各式各样的感染者,或许这便是托兰一直以来所救下的一些人......

一切才刚刚拉开序幕。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网站对此声明具有最终解释权。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