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新闻 > 致敬最美的逆行者,这一次我为游戏行业骄傲

致敬最美的逆行者,这一次我为游戏行业骄傲

新闻 178整编 2020-02-23 11:59:23

 —— 1 ——

1月24日,在西山居CEO郭炜炜一条宣布向武汉捐献物资的微博评论下方,有用户留言说:“咱们再点一次蜡烛吧,钱都捐给武汉去。”郭炜炜回了一个OK的表情,十五分钟后,他在微博上宣布,烛火募捐渠道再度开启。

“点蜡烛”是什么?之前天鸽台风袭击珠海时,《剑网3》曾在游戏中售卖蜡烛,并将所得款项用于灾区重建。而这一次,武汉和湖北成了新的募捐地区。

在之后的10天里,《剑网3》的地图上到处都摆满了用几百根蜡烛拼成的“武汉加油”,还有不少玩家转程来到游戏中靠近武汉所在长江流域的主城,在河边点亮蜡烛。

最终,近10万名玩家用这一根根蜡烛捐出了156万余元,这些钱被换成了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的远程探视系统的设备,以及荆州第一人民医院的试剂盒。

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游戏也是一种特殊的“抗疫”工具。

春节初,为了帮助民众宅在家里,多款游戏都开展了免费玩的活动。像《剑网3》的免点卡活动已经延长到了3月。据官方统计,仅1月25日到2月13日,他们为玩家充值的点卡就达到了1.28亿元。

不少游戏还在植入公益内容。例如《天涯明月刀》中加入了答题玩法,NPC会以腾讯医典为根据,给出类似“既然别人戴了口罩,我就不需要戴口罩了”之类的说法,让玩家在真假童子之间做出选择。15秒后,站位正确的玩家会获得奖励。

还有游戏把知识融合到了更复杂的玩法当中。像最近《乐高®无限》更新了“疫情防护知识竞赛”和“火神山医院”两个新地图。在前者中,玩家要回答和防疫有关的问题,如果答错,就要完成一个科普小游戏才能继续。比如这一关会告诉玩家,冠状病毒惧怕高温。

而在“火神山医院”中,玩家要准备口罩、防护服、护目镜等装备,前往医院消灭病毒。为此制作团队花了2个多星期,根据公开信息中的平面图,一点点还原了火神山的大致风貌。

《乐高®无限》项目组的小明说,近期他们还会上线和推荐更多的相关知识地图,把它们并入教育模块当中:“之前我们推荐过消防员制作的火场、地震逃生地图。后来做线下回访,有孩子跟我说几张地图他都玩了7-8遍,还一边在手机上熟练操作,一边给我们演示:‘你看下一步要冒烟了,我要找到毛巾,捂住鼻子跑出去……’如果这一次我们还能做到这样,就算是成功了。”

有社区,能交互,这两点让游戏成了一种独一无二的公益介质。而且这股用游戏做公益的热潮,远远超出我的想象。

一家游戏公司告诉葡萄君,他们已经做好了一个带有病毒知识的版本,但看到大家都在做这样的事,最终决定等大众放松警惕后再悄悄更新,重新唤起重视:“能多帮一个是一个,我们不图名声,你也别写我们的名字。”

说实话,在产业待得久了,我越来越习惯揣测每一个行为的商业动机,质疑游戏厂商探索功能游戏,融合传统文化是为了“求生欲”。但在这段时间,我看到了太多没有企图心的举动。

我为自己的狭隘感到羞愧。

—— 2 ——

关注这一切的不只有游戏公司,还有许多更具体的游戏人。

2月10日,CiGA独立游戏联盟开启了一场叫做“游戏元气弹”的线上游戏开发和征集活动,鼓励大家通过制作游戏,表达和传递一些东西,所有Demo的打赏收入会被捐赠到武汉的一家医院。

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在香港理工大学读多媒体娱乐设计的vE已经在武汉待了4个多月。她把消息转到毕设队伍的群里,4名分散在不同城市上网课的同学,决定一起做点儿什么。

讨论过几个创意,他们决定做一款表现一对情侣日常生活的游戏——不过特殊的是,男生是一位普通人,而女生是一位医护工作者。

5天之后,《平凡的疫天》出炉。这款游戏充满了生活中的真实细节,例如在女生按顺序穿防护服的时候,男生已经扫完了社区采购的二维码,瘫在沙发上等菜。

而在女生做手术的时候,男生在为她做菜,把糊了的部分挑走,然后拍照给她发微信:“一定要热了再吃!”

在游戏最后,等到女生忙完回到家中,月亮已经高悬中天,男生沉沉睡去。这时玩家为他们盖好被子,两个人会一起微笑入眠。

vE告诉我,之所以希望用游戏讲述平凡生活的细节,是因为他们就在经历这些:“我爸爸是社区的志愿者,每3-4天要出一次门,管理小区进出人员或者采购。所以我们想做一款外面的人在拼搏,家里的人支持理解的游戏。”

“游戏元气弹”活动还聚拢起了一些素不相识的游戏人。春节期间,ACE游戏社的Klaus看到一线医护人员都和自己年龄相仿,连续几夜睡不着,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他连夜写好了一个大致的游戏策划案,召集到200多个来自世界各地的中国游戏人讨论,组建了一支60多人的团队。

这支团队很多人还是刚入职的新人或者学生,每一天游戏的流程和方案都在改变。在最后的5天里,几个核心成员几乎没有在3点之前睡过觉,但最终,他们用15天做出了《逆行者》的测试版。

在游戏开始,玩家会扮演一名医生的女朋友,用手机回复微博上的新闻,然后查看和男朋友的聊天记录——然而消息得不到回复,语音也无人接听。

与此同时,玩家还能体会病人得病时的担心,排队看病的忐忑,在病床上的焦灼和治愈之后的欣慰——“终于可以回家见老伴了。”

当然,也能体会医生经历熬夜看诊的辛苦,洗手消毒的小心,以及在紧张工作之余的小小欢乐和温情。

在游戏结尾,游戏放出了千千万万知名或不知名医生的照片,以及一张医护人员逆行的背影。

上线之后,《逆行者》迅速登上了TapTap热门榜第二名。TapTap用户“苏可以”评论称:“也许作为一款游戏来说它还欠点儿火候,但是用来告诉人们逆行者存在的意义,这就足够了。”

我一直相信,在宏大历史事件的面前,游戏人也能和其他艺术家一样,通过作品,为大众提供知识、帮助和慰藉,记录这个时代。

正如《逆行者》团队所说:“我们可能远不如那些医生,军人。但这是我们作为游戏人能做的小小一件事。”

—— 3 ——

再把视角拉高一点儿,我发现游戏还在发挥更大的作用。

伽马数据的《2020年一月移动游戏报告》称,1月手游市场流水同比增长49.5%,其中春节期间的流水为47.7亿元,与2019年春节相比增长35.9%。在这段时间,游戏成了拉动消费的重要因素。

游戏的增长也在辐射更多的行业。在直播行业,近期斗鱼、虎牙在免费榜上的曲线持续走高,游戏是它们最重要的内容;

在网络广告行业,游戏一直是各大平台举足轻重的广告主。据买量平台DataEye CEO汪祥斌估算,2019年游戏广告市场的规模约在600亿左右。而在市场营销遇冷的当下,西山居发行平台总监姚喆也称,他们和供应商的线上合作仍在继续;

在网络文学和动漫行业,游戏也是IP最重要的变现手段。例如2019年上半年,阅文集团版权运营收入同比增长280.3%,其中相当一部分就来自游戏改编。

当然,游戏行业不是救世主,它肯定无法弥补所有的损失。但它的增长至少意味着上下游行业税收和就业的相比稳定。幸运的是,最近行业里也没听说游戏公司裁员的消息,在当前阶段,这尤其可贵。

事实上,已经有城市开始决心扶持游戏及相关产业。2月19日,北京出台文件,称要提高游戏审批效率,推动精品游戏研发基地、网络游戏科技应用中心、云游戏发行平台、电竞场馆的建设,并把王者荣耀世冠总决赛放在北京举办。

这或许说明,游戏对城市发展的帮助正在获得认可。长期发展下去,说不定游戏也能为经济复苏做出更多力所能及的贡献。

—— 4 ——

进入游戏行业以来,我经历过各种各样的不支持和误解,面临过父母建议转行,或者接受研究生再教育的训斥,也面对过“你们行业一定很赚钱吧!”的挪揄。

但最近,有家人跟我说在家打游戏挺好,“方便不出门”;有朋友跟我讨论游戏里的公益活动;还有亲戚跟我说,感觉游戏行业在家办公不太影响效率,还挺超前。这种对游戏的重新认识,在过去几乎从未出现过。

蓝飞互娱COO周巍说,努力纳税,养活员工,争取不降薪是他们能承担的社会责任;《平凡的疫天》的主创vE说,游戏能推动社会的发展,帮助人们寻找认可和共鸣;郭炜炜说,他们希望让每一个用户都成为火种,“把侠义精神,把一切正能量的人和事,通过游戏传达给社会。”

在以往,我会觉得这些话说得太空太假。但现在我真的相信,游戏也在创造和其他艺术形式一样的社会价值,做出和其他文化产业一样的社会贡献。

所以于公于私,我都深深地敬佩那些捐献款项和物资的游戏公司;敬佩所有开展公益活动,制作公益内容的团队;敬佩每一个还在岗位上奋斗,为大众创造精神娱乐的平凡游戏人。

说真的,这一次,我为游戏行业骄傲。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