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新闻 > 《文明Online:起源》心“脏”指挥官:如一

《文明Online:起源》心“脏”指挥官:如一

新闻 官方 2018-09-11 11:06:00

文明路透社出品

首席战地记者:白衣小姐姐

其实,我在老区战斗的时候,建议老K拖死对方主力。老K说要赢得堂堂正正,我当时就有一种“遇见宋襄公”的感觉

——如一

如一为人并不高调,白衣虽然在《文明Online:起源》的首次删档限量精英测试的几场经典战役中,有得见其身影,但当时并不知道,在聯合國所主导的那些大行诡谲之举的战役背后,都有他在。

如一与老K是有非常大不同的,此处所言的老K就是文首如一提到的那个人,全称Mr.K,在官群中被艾特的次数非常多,尤其是测试快开始那段时间,可谓是“文明活百科”。其备注从聯合國教育部部长到SSS级战狂再到我们测试告一段落之后的战狂卸甲。大家知道老K,除了在新手阶段感受他“如沐春风”般的指导之外,更多的可能是操练时候的“下手无情”。

而如一在群内则非常的“神出鬼没”,白衣也是偶然间看到他与同盟盟友在谈论关于长安战役的战术思想,谈吐温文尔雅,言语非常巧妙。

作为超级“控”这类理智深度型男神的白衣,当然不会错过这么好的“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啦~因此约了一次深度访谈。以下为访谈实录:

【文明路透社】白衣:如一,你是什么时候加入老K的联盟的呢?

【聯合國】如一:这次测试的时候,一开始就加入了。

【文明路透社】白衣:所以你觉得老K这人怎么样?

【聯合國】如一:很可爱,很有趣,而且很执着。属于意志力超强那种。

【文明路透社】白衣:公测之后还会跟着他一起来《文明Online:起源》里面征服欧亚大陆吗?

【聯合國】如一:当然会啦,可爱的人谁不爱呢?特别是又可爱又强力的。你知道啥队伍都缺MT的。

【文明路透社】白衣:你现在对游戏这么有研究,而且战术思路也非常的尖锐,如果后面有“壕”气冲天的联盟挖你墙角,你会动摇吗?

【聯合國】如一:策略游戏不应该就是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么?当然绝对实力属于“力大于巧”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过我更爱通过智商赢一些天枰,非要用钱的话……貌似我也有点积蓄……

【文明路透社】白衣:你的游戏目标是?

【聯合國】如一:玩呀,当然我喜欢那种动脑子的玩,特别是和人玩。有人曾说过: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其乐无穷……

【文明路透社】白衣:你是怎么看待国内市场的策略游戏的?

【聯合國】如一:这个我真的用心找过,不仅仅是国内市场的,还有海外市场的,不仅仅是iOS市场和Android市场的,还有海外的客户端和网页类游戏。说句实话,绝大部分策略游戏不是追求画质或者操控,而是追求平衡性,这个我非常认可。但国内的策略游戏在追求平衡性和战争策略方面,做的非常不足,因此可以开发出的战法也非常少。用通俗的话说:玩不出花来。

【文明路透社】白衣:我们经常调侃战术大师们,就是心“脏”。其实战术大师只是更为敏锐和洞悉人心,好像平时生活当中反而会因为“知世故而不世故”。如一,你平时生活当中是怎样的呢?

【聯合國】如一:我在平时工作生活中从事的工作就是动脑的工作(我是私募基金的策略分析师)。乐趣就是寻找在合理规则下的最优策略。通过各种策略的组合在竞争中获得优势,直至胜利。当然策略分析人员并不会世故,我认识的大部分分析人员,都非常——欢乐。

【文明路透社】白衣:测试期间你也会经常来给游戏开发组提一些BUG和建议,这些咱们这次就不做赘述了~那你对游戏有什么期待吗?或者说是有什么想对开发组说的呢?

【聯合國】如一:别懒。我其实挺爱这个游戏的。

我曾经也主导过产品设计和用户体验(包括软、硬件的),每个细节都应该是设计者最上心的东西。但我提交的众多BUG中,许多都是因为“不专心”导致的。例如适配问题、显示错误问题等等。

至于兵种协调性,这个需要专业算法,我不多说。

我对游戏的最大期待是早日上线和平稳维持。软件行业有句俗话:小步快跑,快速迭代。不怕错,知错得改。

对开发组,希望你们先Android再iOS。原因很简单,公司要生存,而Android(安卓系统)的受众广泛,虽然我自己是iOS的玩家,但我仍旧希望你们先Android。开发活下去了,我才有游戏打。

【文明路透社】白衣:你们联盟一开始是叫聯合國,后来听说是有与其他盟合并,所以你们现在内部架构是怎样的?

【聯合國】如一:我是一个游击兵类型的玩家,属于宋代兵无常将,将无常兵类型的人。其实联盟的大小多寡我本身没老K那么在意。毕竟游戏嘛,我也不希望太累。因此内部分工的具体情况我不是很熟悉。不过我的角色定位很清晰——狗头军师……

【文明路透社】白衣:白衣看到你有这样的一段话:“我一般认为,要让对方心存胜利希望,觉得仅差一步即可获胜,才是战略家应该做的”,所以这是指长安战役吗?你们战前叫阵了好久,就是为了激怒对手,诱敌深入吗?

【聯合國】如一:这是战略思想,但长安作战其实我并没有一开始就参与。从最先进兵的人员你们可以看见,他们更喜欢正面作战。

但之后我们内部的军演其实是使用过这个策略,而且极其奏效。虽然后来白衣进来看到内部军演打了个3战损(看着都觉得奇葩)。但军演的战术质量超过了长安。

长安个人认为是歪打正着。属于前期并没有特别想好战略和战术,导致了前期和中期进兵完全不受控制,前期进兵错误导致最后反攻时,我统计兵力却找不到反击之兵,这就可以看出战略之初对敌方兵力是有误判的。

或者说,长安之战一开始并没有打算“诱敌深入”的战略思想。是打到中期后的改变。

【文明路透社】白衣:根据你所说的:“按照人类的学习速度,只需要两次(或不到两次),他们就知道哪些战略可用,哪些地图该怎么打了”,那么你后续指挥的战斗,会玩一些技巧来适当性的掩盖你的战术吗?事后会揭露还是说只做内部的分析复盘呢?

【聯合國】如一:包括长安之战,包括内部军演在内,我们都是边战边读盘,战后再复盘的。没吃过猪肉但看过猪跑,跑个几次隔壁农户也知道怎么养猪了。我的工作习惯也会尽量“隐藏策略”或者更多释放“战争迷雾”以混淆敌方视听。这个游戏节奏够慢,所以试错和学习速度都会变慢,因此等到别人清醒时,可能优势已经巨大,这是我希望看见的结果。

【文明路透社】白衣:你认为长安战役的防守方是“不可能”胜利的,所以你有尝试过约架老K,与他来共同实践这件事情吗?

【聯合國】如一:我们内部军演就“约架老K”了。长安之战的地形,我若是敌方指挥官,我只会采取两个策略:1.直接放弃; 2.尽可能消耗对方兵力,最后拖入平局。

在现有兵力结构下,某些地图是“不可能胜利”的。

我们在内部军演时采取了类似地图,白衣进来也看见了。如果你截取了当时的地图,即便我们在面对自己联盟最强前线的时候,依然敢于作战。原因也在于:“地形的不可能胜利”法则。不然按我个人的习惯,即见不胜,何必伤兵……

【文明路透社】白衣:当“双方指挥官清楚知道胜败关键在哪里”的情况下,或者说当“你清楚知道胜败关键在哪里”,而你又处于弱势方,你会直接跟你的将士们说吗?会担心士气的问题吗?

【聯合國】如一:我会直接说,而且第二次军演我都骂过人。

有些战局,一眼就知胜败。明知是死而慷慨赴死,那是有信仰。可你打个游戏打出个“奇葩信仰”你觉得怪不怪。

孙子兵法说过: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你要是连死生之地都没看清楚,这不是耽误队友,耽误时间么……

【文明路透社】白衣:“战略战术都是技术手段,战争打到最后都是意志力”,所以你认为自己是那种意志力超强的指挥官吗?

【聯合國】如一:我并不是,拼尽最后一滴血不是我个人的风格,这个和职业有关系。商人只选最优策略,战士才会拼尽生命。这是我和老K的极大区别。我只占便宜,只打必胜(或不败)之战,不会拿自己的兵力或者同盟的兵力去冒险。留得青山在,到哪都烧柴……。

但有时候,意志力是一个指挥官的最终素质。

我们拿长安之战举例子:你如果明知最后是平局,而前期投入了那么大的兵力以死相搏。面对失败是大战损0经验,平局是大战损0经验,你怎么选。

我的选择可能是:我要睡个好觉,输了就输了。但意志力超强的玩家可能会出现:拖,打它5个昼夜,轮流值班,我就不信还赢不了。……

当战术能力相同,科技实力相同,最后拼的,就是意志力了,这个……我拼不动。

【文明路透社】白衣:你认为指挥官和战术大师是一个品类吗?如果不是,那么你如何理解两者之间的差异呢?

【聯合國】如一:我个人认为指挥官和战术大师,本质上就是不同的。这个本身就有定义。战术大师指的就是“战术”本身。他更微观。指挥官必须考虑战略。举个例子,有些战役是用失败换胜利的。用些战役是用平局换胜利的。有些战役甚至是用bug换胜利的。这是指挥官该做的事情。战术大师,个人认为是指单次战役内,将兵力能力发挥到极致的能力。只见一城一池之得失,不见江山皓土之进退。

【文明路透社】白衣:你说老K令你想起了宋襄公,可以详细说说吗?是在哪场战役,当时是什么情况。

【聯合國】如一:不是战役,是风格。孔子说的“礼崩乐坏”指的就是春秋无义战。或者说实用主义战争的需要。拿到游戏中来看,比如多方向点火,利用地形获得胜利,利用时间“如休息时间”获得胜利,利用战场进兵规则拖垮对方主力(指长安)等等战术策略。都可以获得胜利。按我的行为习惯,即以作战获得胜利为前提。我不会考虑用正面刚正面,因为那代价太大,战损过高。

但老K和我说:我们要赢得堂堂正正。这在中国历史上就是宋襄公“半渡不击”的举动。我赢你是因为我的军事实力,不是因为你渡河到一半军容未整。这分别很重要,换句话说,我喜欢游击战削弱对方,而老K喜欢正面战直接碾压。

【文明路透社】白衣:白衣只想替宋襄公问问“世人因为我推崇仁义而嘲笑我几千年,到底是谁不要脸?”不过在战场上,对对手的仁慈,就是对自己人的苛刻。所以你的军事理念是?

【聯合國】如一:我认为对宋襄公的认识(嘲讽)比较不正确,这本质上是两种思维模式。术胜一时,德赢一世。当然每个人理解世界的世界观不同。宋襄公的仁德并没有问题。出问题的是宋襄公手下大将。因为君主以仁德治天下,将军以拓土开疆赢“封狼居胥”。宋襄公应该半渡不击。而手下大将应该“抗军令,进兵事”。

我们常说审时度势,孙子说:死生之大事。面对国家人民遭受灾难时,还一味不知变通死守君为臣纲的纪律,毫无疑问,败战是必然的。

所以我个人认为,无论是做人还是打游戏,灵活变通,审时度势是最为重要的,比如我这两天去桂林度假,就毫不犹豫放下游戏陪闺女。搞明白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不重要的,这点:很重要。

【文明路透社】白衣:战斗的失败和战略的胜利,你更看重哪方面呢?

【聯合國】如一:谁都喜欢胜利不是么?但我个人更喜欢的是:战略的被执行。

都说失败是成功他妈妈……;你不试错,哪里知道结局如何。

但战略很有趣,你可以试验各种想法,即便不是胜利,但被忠实的执行了,就非常非常有趣。你可以看见各种思想变成现实。

比如2队弓箭兵能否让整个几万兵力投放的战场平局收场?(我那天在桂林差点就干了这个事情,实在因为网络不给力)或者一个关键位置的1级别勇士,能否左右战局,成为当之无愧的英雄。亦或者和长安之战中那位“功臣车”一样,进一步胜利凯旋,退一步卸甲归田……

【文明路透社】白衣:你对那些正在学习和成长中的战术研究者们,有什么寄语吗?

【聯合國】如一:游戏每玩25分钟,起来活动5-10分钟,这是新闻联播说的,咱们最近近视率偏高。

【文明路透社】白衣:那么,最后你对还没接触过《文明Online:起源》这款手游的玩家,有什么寄语吗?

【聯合國】如一:换个好点的手机,我的iPhone、iPad都发烫了,为了个游戏我差点要砸了手机了。

以上便是白衣深度访谈我们聯合國战术大师如一的所有内容啦~如一果然正如白衣所料,是一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熟读古人典籍”的人呢~跟这样的大师聊天,受益匪浅。白衣之所以非常喜欢战地记者这个“职业”呢,也是因为这样会有超级多的机会去认识不同的“思想”和“灵魂”。也感谢大家耐心的看到了这里~随手一转发,文明你我他。下期【深度访谈】节目白衣与大家,不见不散。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