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个电视直播电竞赛事诞生,开创历史新高

2017-06-09 10:03:46

2004年的一纸禁播令,让电竞赛事远离电视平台13年之久。如今,随着FSL职业联赛季后赛总决赛登陆广东体育,已经成功进军亚运会的电子竞技,也“破冰”回归电视的舞台。

对于电竞来说,这是政策与舆论导向的又一次胜利,对于电视台来说,他们需要通过电竞来吸引更多用户,并通过这样的赛事来练习拥抱未来最火热的体育——电子竞技。

“诶,今天晚上的FSL总决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哪里有直播啊?”

“熊猫、斗鱼、龙珠……电竞比赛一般这种直播平台都有吧!”

这样的对话是大学男生宿舍里的保留曲目,近五年来,由于直播平台的快速发展,许许多多的电竞赛事通过直播平台获得了面向大众的机会,空闲时分打开网站看一场电竞比赛,已经成为新一代年轻人的习惯动作。

根据Newzoo的调查显示,电竞观众人数在2017年已经达到了3.85亿,其中有42%的玩家只观赛并不玩游戏,可见目前电竞赛事的制作水平已经达到了相当的高度。然而,已经成为体育总局第99号正式项目的的电子竞技,为什么电竞赛事始终无缘传统电视台?

这个故事得从2004年说起。2004年4月,国家广电总局发布了《关于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曾经被当时电竞人奉为圣经的前CCTV5的王牌节目《电子竞技世界》惨遭封杀;9年黑暗时光过去之后,广电总局已经与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合并为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昔日《电子竞技世界》的主持人段暄发博力挺电竞入CCTV5+,但依然不幸遭央视回怼。

那些年的电子竞技世界与青涩的暄哥

随着时间的推演,被传统媒体视为弃儿的电竞在网络直播平台重获新生。部分项目如2016年英雄联盟总决赛收视达到4300万的级别,甚至超越了NBA总决赛。似乎在大趋势下,电竞已经不再需要电视台的助力了,那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自带体系的电竞,为什么仍然需要传统电视台?

“当地时间13号,在美国西雅图举办的刀塔2国际邀请赛总决赛上,中国的Wings战队夺得冠军……”

2016年8月14日,央视《新闻30分》史无前例地播出了中国电竞战队在世界舞台上夺冠的捷报,一经播出后,这短短17秒的视频得到了电竞圈上下近百万条微博和朋友圈的热转。

如今的电竞赛事,已经拥有“赛事-内容制作-直播平台”上中下游齐全的体系,也在直播平台上积累了大量的电竞用户,同时也已经和厂商形成了密切的合作,使得“玩”和“看”两者之间完成了闭环。

在这样的大趋势下,央视对于电竞的播报,可能并不会带来经济与用户的提升,但传统电视台播出的内容依然代表了正确价值观与政策的导向,这给电竞带来了舆论的正能量效应,是我们不应该忽视的。

随着央视主动“破规”之后,社会各界纷纷猜测,传统电视台要“打脸”广电总局禁播令,开始直播比赛了吗?一位从央视离职的人士向生态圈透露,尽管国家已经撤销了许多的禁播令,但关于游戏禁播的这条却始终还在。不过,随着电竞被正式承认为体育运动并得到迅速普及,这条规定似乎也到了被撤换的时候。

2017年6月3日,广东体育决定在晚间全程直播FSL职业联赛季后赛总决赛,成为了后禁播令时代历史上第一个直播电竞比赛的电视台。

“电竞本身已经是2022年杭州亚运会的正式项目,故关注报道并参与转播电竞项目是必要的本职工作,这也是作为传统体育媒体需要去补上的一课。”广东体育频道足球解说蔡晟譞老师如是说。

据生态圈了解,在此之前广东体育就已经多次和腾讯展开合作,旗下的《超级游戏》栏目也直接参与了FIFAOL3赛事的官方杂志制作,本次的赛事直播绝非一时兴起,更像是两者之间更加深入的合作形式。

需求往往不是单向性的,对于传统体育电视台而言,电竞内容的需求也越来越强烈。

随着时代的发展,现在的年轻人获取信息的手段也愈发便捷,微信微博、直播平台等形式成为主流,传统电视节目对于年轻人并不再是信息获取的首选。而从体育的角度来看,电子竞技的出现对传统体育观众中的年轻群体产生了巨大的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传统电视台选择增加电竞的内容,不失为吸引年轻用户的自救之法。毕竟,用户数量仍是媒体影响力的基础,而年轻人就代表了未来。

电竞项目林林总总,为什么出头的是体育电竞?

我们并不能简单的把电竞看作为传统体育中的一项,因为电竞有着MOBA、FPS、SPG等诸多项目,各个项目之间玩法受众大相径庭。相对于体育项目之间的区别,电竞项目之间的鸿沟反而要更大一些。不同的项目,其观看方式与体验也有很大的不同。

如今,首先得到电视台青睐的,是FIFAOL3。为什么这样一款用户数量相对有限的游戏,能够击败主流MOBA的体育电竞游戏呢?

在圈哥看来,首先在题材上,FIFAOL3的足球元素抢到了先机。对于传统体育电视台而言,MOBA等其他游戏以“推搭”为核心的展现形式,会让传统体育受众有理解困难,而体育电竞的展现形式和传统体育几乎没有区别,故不会在播放初期就直接过滤观众。

另外,体育电竞对于电视台自带的解说员体系也显得更加友好。无论是央视系的段暄、王涛还是ESPN系的詹俊、苏东,甚至包括高龄观众较为熟悉的韩乔生,都曾经解说过FSL等体育电竞赛事,目前常驻FSL解说席的蔡晟譞老师本身也来自于广东体育。如此一来,自带粉丝的大牌解说员加入后,使得体育电竞赛事本身具备了较其他项目更强的受众转化能力。

更何况,相较于体育对电竞的增益,目前体育电竞也开始逐渐开始反哺传统体育。

从“互联网女皇”玛丽米克尔发布的《2017互联网趋势报告》来看,体育电竞游戏能够强化运动员的战略和表现,伊布也表示自己经常会玩足球游戏并从中将一些技巧用到现实比赛当中。同时,报告还指出游戏还能帮助教练员对球员表现、预判成长方向的判断起到辅助作用。

玛丽米克尔《2017互联网趋势报告》by腾讯科技

同时,相比传统体育中参与性赛事和顶级观赏型赛事之间的悬殊差距与矛盾,体育电竞继承了电竞的特点,针对从参与到观赏的过度做得更加平滑。

本次首度在传统电视台亮相的FSL职业联赛,是基于目前国内人气最高的足球电竞游戏FIFAOL3,打一盘游戏要比上场踢一回球要容易很多,因此,所有出现在电视机屏幕上的职业选手都来自于民间,相比传统体育中职业运动员那遥不可及的发展之路,FSL及其赛事平台因高参与性无疑会显得更加亲民。

此外,为了照顾那些此前不甚了解电竞的传统体育观众,FSL更多整合了足球的元素。不仅加入了多支中超球队和海外绿茵豪门,还邀请了足球运动员跨界联合,更在解说员的配置上也使用了“双电竞解说+传统足球解说”的模式,再加上此前广东体育按照传统体育标准制作的大量铺垫性内容,通过大量体游互动的形式让这部分观众在观看电竞内容时大大减低了生疏感。

传统体育碰撞电竞之际,能起到缓和作用的或许是体育电竞

两个月前,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公开表示其个人并不支持电竞入奥,原因主要在于电竞目前缺乏相应的国际性监督机构。4月5日,刚刚当选国际智力运动联盟主席的陈泽兰公开表示将会在其任期内将电子竞技运动收归国际智联。据悉,成立于2005年的国际智联是获得国际单体联(GAISF)支持的体育联盟组织,这也就意味着一旦电竞被成功收编,将会获得和足球篮球一样的国际地位。

随着电竞正规化在即,巴赫所担心的问题也不得不让人重视起来,作为和传统体育结合最紧密的项目,体育电竞做出了表率。

在欧洲,以沙尔克04、沃尔夫斯堡为代表的绿茵足球俱乐部纷纷签约FIFA选手组成相应的电竞俱乐部征战“FIFA德甲联赛”,罗马俱乐部和电竞豪门FNC合作战队的选手Rome.FNC.Insa也在两个月前踏上了亚洲FIFAOL3国际邀请赛的舞台,青睐东亚电竞市场的里昂俱乐部更是直接建队参加了中国FSL职业联赛……

可以看到,这些传统体育俱乐部或建队、或合作,均纷纷率先选择布局体育电竞,长达数十年甚至百年时间的历史积淀让他们在俱乐部运营方面更加标准化、正规化。

同样,体育明星也开始逐渐热衷于出席电竞赛事活动,据生态圈了解,远至罗纳尔多、贝利、C罗,近至范志毅、郝海东、张恩华等均以各种形式出席过了大大小小的电竞赛事的现场,甚至前尤文球星赞布罗与FSL总决赛进行了连线。

足球名宿赞布罗塔的现场连线,也说明了电竞与传统体育距离其实并不远

随着今年电竞将作为正式比赛项目进入亚洲室内与武道运动会,以及日后的雅加达亚运会和杭州亚运会,体育电竞都将会作为比赛项目之一,让电竞在传统体育盛会上实现“软着陆”。

FSL总决赛在广东体育全程直播具有相当的“破冰”意义,未来“禁播令”将会慢慢不再成为一道壁垒,阻止电竞回归主流视线之中。当然,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体育电竞还将起到桥头堡的作用来进行过渡。

展望未来,电竞将会作为传统体育运动会的一部分更多更广地进入各大传统体育电视台,如何学习其他项目的制作、解说经验,塑造一个更加贴合主流审美和价值观、“去糙求精”的内容呈现效果将会成为电竞必须思考的问题。

相关标签: 新闻中心 厂商 厂商稿件

使用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进行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