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守望先锋》陪玩女玩家揭秘,五美元就能陪玩五局

2017-05-17 09:00:00

Fiverr.com是一个任务众包平台,特色之处就在于其仅仅收集那些价值5美元的事情,你有没有想过5美元可以做哪些事情?

或者是你愿意花费5美元让他人做一些事,或者是你愿意接受5美元去做一些事?比如花上5美元让妹子陪你打几场《守望先锋》。国外某编辑近日就去体验了一下陪玩服务,顺带采访了这些“陪玩女”们。

25岁的killbiu就是其中一位,在她的Fiverr个人页面,我们可以看到她的自拍,身穿一件林克T恤的她带着小美“同款”眼镜,“如果你需要一位治疗”,她简介里写着,“我主玩天使(贼6)”。然后该编辑就选择了基本套餐:5美元玩5局

killbiu如今是一位在里约上学的学生,她开始这门生意是为了赚点外快,“我有很多空闲去玩游戏,所以为什么不能顺便赚点钱呢?”她说。由此看来和她一个想法的不在少数,在Fiverr上搜索一下,会发现有超过200个《守望先锋》陪玩服务条目,其中有男有女,而该编辑通过和其中五个妹子的试玩发现,这些玩家都有着不俗的操作,谈吐幽默,脾气好,或是扮演你的“专属”治疗,价格上来看,大都是5到15美元,可以陪玩5局10局或是15局游戏。

国外的这位编辑是从热门推特上了解到这个陪玩服务的,不过大家对此褒贬不一,有的称他们为“Overthots(守望婊子)”,不过这位国外的编辑在试玩体验中发现,这的确会为游戏带来不错的积极体验。

在角色选择界面,编辑告诉killbiu,他打算玩个路霸,“好,那我奶你,”她说着就选了天使,我们玩的是观测站地图,而队伍的配置作为防守方极其糟糕,根本没法抵抗进攻,不过killbiu紧跟着我,在我吸引火力的时候不断提供治疗,在第一个载具检查点,他被四个敌人围攻而死,killbiu则在麦里喊出了声,随后当即甩出大招复活,只是为他一个人。“我第一把通常比较水,后面手感就好了,”该编辑略显尴尬,killbiu则清淡的回复“没事,习惯了。”

 

在几个陪玩妹子之中,killbiu属于情绪比较激动的一个,她在我挑逗源氏时会笑,在对面麦爹“午时已到”的音效时,她会大喊,我在国王大道拿下三杀时她也会激动地呼喊“耶!太棒了!”,在和killbiu的配合下这位编辑也达成了几天以来一直想完成的守望金牌玩家。

另一位陪玩妹子KawaiiDesu,也是25岁,同样也是主玩天使的玩家,难道妹子爱玩治疗已经成了游戏中的老梗了么?KawaiiDesu则表示“我会玩队伍需要的位置,通常会是坦克或是治疗,我讨厌妹子玩治疗的梗,不过我确实是这么干的,尽管这是不得已而为之,没人想这么干。”

KawaiiDesu在进入这一行之前,是一位教导新手的《LOL》的白金玩家,不够后来她发现《守望先锋》玩起来更有趣,因为身体上的不便,她没法从事传统行业,之前她在Etsy上卖过手工艺品,然后转行做“陪玩”,KawaiiDesu的技术没的说,可以将她描述成一位经验丰富的老鸟,还会给你提供实用的教学,事实上,在和这位外国编辑的游戏中,KawaiiDesu次次carry全场,她在多拉多拿下的全场最佳让人印象深刻。

这位国外编辑采访的另一位陪玩妹子是BabyPoro,他的陪玩服务可以用“游戏教练”来描述,她说自己是一位宗师级安娜玩家,他的客户“基本不在意自己的女性身份,他们只是想成为更棒的玩家。”在和BabyPoro的游戏中,只有一场她没拿到MVP。

抛开技术高低,这几位妹子都表示,她们性别的确在工作中有一定影响,该外国编辑也问及是否会人对她们有偏见,或者遇到的一些其他高玩也碰巧是妹子,“一方面,我不觉得作为一个妹子有什么关系,但是这大概就是原因。”KawaiiDesu说,“我并不反对和其他女孩一起游戏,我也不想只和男性玩。”不过目前他们遇到的客户都是男性,去年,KawaiiDesu曾在Fiverr收到一条私信,指责她为了收入专门接待单身男玩家,并且批评了她cos皮卡丘的自拍,加深了对女玩家的不良印象。

“胡扯”,KawaiiDesu对此回应道,“你有权利表达你的看法,但是我只是一个友好的玩家,我喜欢和那些没什么朋友的人一起玩《守望先锋》”。

至于Yolo,这位陪玩妹子觉得性别在她工作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她的男票,也是一位陪玩汉子,也是这么认为的。她承认一些客户会更喜欢“女玩家”,但她觉得并不是重点,她现在等级341,也每天也在坚持练习,“大多数时候,”Yolo说,“人们选择和我玩,是因为我等级很高,我能带的动他们。”这并不能避免一些恶意要求,就像前面提到的两位一样,曾有男玩家要求Yolo能否在游戏时对着麦来些挑逗的耳语,当然所有妹子都选择拒绝。

对于付钱让妹子陪玩这事,这位编辑开始并没什么特别的看法,直到killbiu谈到,有时,他的客户要求给她选定英雄,不是为了团队阵容,而是为了看她使用不熟悉的英雄出丑,这倒是一种非常粗鲁的行为,外国编辑也让Yolo玩了一局托比昂,她甚至不清楚炮塔该放在哪,这也是唯一一局Yolo没能拿到MVP,这位编辑觉得有些内疚。

诚然,在《守望先锋》里有个专属治疗听起来比较荒唐,但这正是付费陪玩的乐趣所在,在和killbiu打完一场精彩的比赛之后,她拿到了13000的数据,编辑表现也很精彩,但是却苦了同队的死和麦克雷,看到killbiu拿到MVP卡时,一位玩家开麦抱怨道为何天使只给一个人加血,二人都笑出了声,并且互相给对方点了一个MVP。

来源:游民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相关标签: 精选 文章 新闻中心 趣闻

使用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进行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