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ingMan、LANParty、2亿扶持计划,战旗直播要在2017年做些什么?

2017-04-05 15:12:58

和开始发展泛娱乐产业的斗鱼直播不一样,战旗直播的 2017 年要走另一条路。

3 月 31 日,战旗直播在西湖边举办了三周年战略发布会。根据会上公开的消息,战旗直播的所属公司浙报传媒将报业出售给浙报控股后,将更名为浙报数字文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主营直播业务。

会上公开的战旗新 Slogan——“Live for Gamers”使它和竞争对手们看起来有所不同,这说明战旗选择了更垂直的“游戏产业”本身作为前进方向。

战旗是中国最早建立的线上流媒体直播平台之一,早在 2014 年就已经上线了直播业务。但在 2016 年,泛娱乐产业成为中国直播市场的热门关键词,然而热钱流入,王思聪入局、斗鱼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划泛娱乐领域直播之后,战旗并没有做出跟进。

页面游戏、综艺节目、更多生活类直播的引入使今天的斗鱼们看起来更像是综合性的游戏平台。至于战旗,就像他们的发布会主题选择了听起来游戏玩家会喜欢的“纯粹·热爱”,这家公司的 2017 布局仍然固守在游戏直播领域,围绕游戏做文章。发布会前的预热阶段也在说明,主播们只是作为观看发布会的嘉宾到场,会场前厅的小块空间留给了游戏机和电子游戏。

如果一切顺利,你可以在今年通过这家网站看到英雄联盟2017 职业联赛和 S7 全球总决赛、守望先锋 OWPS 在内的十几种职业赛事的在线直播。战旗的自主综艺 IP 《Lying Man》会迎来第七季,会有更多线下赛的素人选手登上舞台。

17 年战旗会在杭州核心区拥有自己的电竞馆和线下活动,夏末的上海还有一场深度玩家会感到满意的 LAN Party。 他们许诺拿出两个亿扶持主播与在线对战游戏开发商,这意味着也许会有更多新对战游戏冠上战旗的名字,做这些的理由则是“有好游戏才有好主播”。

LyingMan

狼人杀是 2017 年第一季度的热词,这款桌面游戏进入中国的时间,远比它火爆的时间更早,只是在至少十年以上的岁月里,桌游玩家们更爱的是“杀人游戏”。“狼人杀”出人意料地在 2017 年初进入爆发期,是战旗直播渴望做大《Lying Man》的契机。

也许越来越快的生活节奏加速了狼人杀在都市青年中的普及,或者是移动互联网的大趋势使聚会变得简单。总之结果是,狼人杀真的火了起来。 从百度指数可以看出,关键词“狼人杀”从去年7月开始走热,直到今年年初迎来了爆发性增长。

这股热潮也烧到了电子游戏领域,目前市面上有数十家手游公司在做狼人杀产品。与直播关系最近的电视综艺领域也视狼人杀为不可多得的肥肉。“在过去的两三周时间内,整个狼人杀的跑道突然变热,很多人突然在寻找狼人杀的团队和产品,好像这条跑道马上就有东西飞起来了。”米未创始人兼 CEO 马东在接受虎嗅网采访时说。

如果你在搜索引擎搜索与狼人杀有关的娱乐节目,《Lying Man》几乎是唯一的搜索结果。这是一档 2015 年开播,至今已经六季的战旗自有综艺节目。两年前的今天,节目制片人张佳龙尝试性地推出一期狼人杀特辑,成了后来声名大噪的《LyingMan》的前身。一位战旗用户在贴吧开贴回忆“愚人节那期是 Lying Man 参赛人员的最高峰。”这期节目请来了 Sky 站台——虽然这位前世界第一的狼人杀战绩确实不如《魔兽争霸3》那么好。

从《LyingMan》的标题能看出,这档节目最初并不是单纯专注于《狼人杀》。节目最初选择了四期狼人杀四期德州扑克的形式开播。但第一季的收视落差非常大,狼人杀收视大概是的德州扑克四倍。因此从第二季开始,狼人杀在最终确定下来,成为了节目的唯一比赛项目。《LyingMan》也是从这一季开始真正火爆,成为了真正意义的“热门综艺节目”。

“2016年对《Lying Man》来说是防守的一年“,张佳龙说。这是一句实话,火爆要付出的代价是产品会受到更多人关注。这一年熊猫与斗鱼先后开启了自家的狼人杀项目,更多热钱涌入的结果是一部分主播会为了钱选择出价更高的公司。2015 年的一枝独秀以后,2016 年的 Lying Man 面临的危机之一,是主播相继被挖角。

“主播之争是人性、信誉和金钱的较量。”陈悠悠回忆。2016 年《狼人杀》综艺竞争进入白热化,“一个出头的主播会被竞争对手用十倍的价格挖角”。而这时的《Lying Man》转变了思路,成为以明星电竞选手担任导师,素人选手参赛的竞赛类综艺。

这种思路被延续到 2017 年 ,战旗试图在赛事组织上让《狼人杀》变得更竞技化,将游戏、直播、PGC 节目与线下的桌游吧和线下联赛,整合为一个完整的狼人杀生态圈。发布会的另外几个项目——电竞馆与 LAN Party 同样配备了狼人杀区块,公司战略的层面,《Lying Man》仍然要为“垂直游戏”服务。

“我认为中国的展会缺乏信仰”

3 月 31 日的会上,还有一个很让人在意的东西。台上的张佳龙公布了 2017 年战旗线下活动的重心,他们选了一件很酷的事,”LAN Party“。

LAN Party 对中国人来说是个陌生的概念,它的诞生年代太早,伴随了互联网时代初期的阵痛。没有在线游戏的时代,玩家会开着车来朋友家车库,找个敞亮的地方玩几天几夜。当线下聚会的参与者越聚越多,这种模式最终被“发烧文化”吸收,成为了 LAN Party。今天的 LAN Party 已经不能和前互联网时代同日而语,参与者们会选择巨大的场馆和热门的电竞游戏。

LAN party在欧洲及北美洲比较盛行,有许多大型的LAN party,瑞典的DreamHack及葡萄牙的Minho Campus Party 参加者多达数千人,需要以很大的场地以及充足的后勤支持才能举办。亚洲则鲜有LAN party,原因通常是网吧林立、且搬电脑设备需要有车辆载运,在地小人稠的地方并不方便。

中国缺乏纯粹玩家向的游戏展会,是张佳龙决定做 LAN Party 的理由之一,“中国的展会和综合赛事体都缺乏信仰,缺乏能连接所有环节线下落地的活动。LAN Party 能提供的感觉是中国玩家渴望但是没有体验到的。”这个理由听上去很酷,但在国土面积、参与玩家距离尺度远高于欧洲的中国明显压力更大。但行动总会被野心驱动,如果战旗成功,将成为国内第一个拥有涵盖全国范围的线下硬件爱好者聚会的厂商。竞争中,第一个滚起雪球的人总会占有一些优势。

他们为聚会定名 LanStory(战旗总动员),张佳龙说这个名字的灵感一半致敬 LAN Party ,另一半致敬“玩具总动员(Toy Story)”。“虽然有人说这个名字翻译得不够贴切,但我觉得很好。”聚会的 Slogan 和“纯粹·热爱”对仗,“来这里,放肆玩”。

LANStory 选在夏末的 8 月 25 日到 27 日举行。会场被分成几个区会有电竞比赛与 Lyingman 线下赛,但是和常规的电竞比赛不同,玩家可以带着主机过来,用自己硬件参赛。虽然中国永远不缺电脑游戏比赛,但为了公平起见,电脑通常由主办单位提供,比赛者只可自己准备键盘与鼠标。

张佳龙特别提到了移动游戏,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的移动游戏市场,而《王者荣耀》是中国最赚钱的移动游戏。LanStory 为移动游戏玩家专设了一个容纳 300 到 500 人的手机区——但并不是你带着手机就可以一直玩下去。战旗为手机区设计了规则“类似游戏机区两到三个代币,面对面对战,输了就失去一个代币,三个代币全输掉,你就要离场,但是如果你能一直赢,就可以一直玩下去。“

即使放到现在,LAN Party 听起来还是很酷,你也知道,在互联网圈酷通常意味着麻烦。庞大的国土面积和复杂的交通状况都使聚会可能面临更多阻力,结局很难说,但听起来真的很有趣。

战旗要在 2017 年做什么?

游戏综艺、电竞直播、电竞馆、LAN Party玩家聚会与主播/开发者扶持计划数条线路汇集到一起,战旗直播的目光依然集中在游戏产业本身。游戏直播平台选择深耕游戏领域,在 2017 年反而成了差异化竞争路线,这是个有趣的现象。

2016 年的白热化竞争之后,获取用户所需的成本已经不是小数目。进入 2017 年,直播行业竞争的第一波红利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竞争却远没有结束。如何维持热度,是直播平台要面对的问题。

斗鱼和熊猫有自己的答案,泛娱乐领域看起来有很大市场。市场越大,红利越多,获取用户相对就更简单,这是他们选择脱离传统游戏直播,涉足综艺的原因。当一条显而易见的明路被足够强大的先行者占据时,即使背靠浙报集团,拥有继续烧钱的资本,战旗却没有选择正面竞争。

作为“游戏直播平台”的战旗选的这条路更接近传统电子游戏产业,却在泛娱乐热潮中像是异类。2亿扶持计划是这种战略的缩影,战旗的钱烧到了另一个直播用户想象不到的领域,同业者们掏出巨量的钞票砸给当红主播时,战旗选择的解决方法是“使对战游戏变得更多”。LAN Party 是另一个例子,它标志了垂直细分领域执着“运营用户”的野心。

而垂直细分和泛娱乐究竟哪步算是好棋,可能远不是给出定论的时候。只是对那些更热爱游戏一点点的用户来说,战旗的这一步,至少看上去会更有趣一些。

相关标签: 热点 文章 新闻中心

使用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进行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