赔钱到底是谁的锅?十款史诗级失败游戏大解析

2017-01-15 10:30:00

游戏产业出现了许多成功的游戏。像使命召唤、光环、刺客信条等游戏的开发在一开始时都被看作是连成本能否回收都尚未可知的风险投资,然而它们最终都成为了价值数百万美元的系列大作。但是,在每一次成功的光辉背后,都掩藏着无数的失败。

实际上,游戏业从不缺少失败的例子;那些作品的失败实在是引人注目,它们被作为前车之鉴,提醒后来者们不要再在那些游戏开发过程中固有的各种各样的坑里跌倒,从预算超支到经常性拖延再到幕后常规的人员变动。甚至有时候失败仅仅是因为大部分消费者不买账,与游戏本身的品质毫无关联。就像做任何事情一样,制作一款视频游戏也如同一场豪赌,你能做的只有祈祷它突出市场的重围。

而我们接下来要提到的就是那些不走运的游戏。其中许多游戏的失败不仅仅是自己的失败,它们还在很大程度上对它们的开发者,出版商,甚至对整个游戏产业都造成了十分明显的冲击。

10、托尼霍克:Shred 》

 

随着《托尼霍克:直立滑行》(Tony Hawk: Ride)致命的商业失败,你可能以为动视(Activision)会选择悬崖勒马,及时收手,以免搭上更多东西到这个无底洞里去。然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他们居然变本加厉地在2010年推出了《托尼霍克:Shred》(Tony Hawk: Shred),明明撞了南墙却还不回头。就像前作一样,《托尼霍克:Shred》试图用一个无线滑雪板来模拟真实的滑板体验;而它的表现也是一如既往的稳定:它再次证明了自己就是个垃圾。

尽管《托尼霍克:Shred》在前作的基础上做出了一些微小的改进,但是它仍然是一款几乎没法玩的游戏,而这锅毫无疑问得让完全无法按照预定方式工作的无线滑雪板去背。它让玩家们摆脱了传统控制器的限制,然后用一种更为糟糕的替代方式困住了他们。这款设备让这个曾是同类游戏中最优秀系列的作品乐趣全无。当然了,你可以赞赏它在创新方面的努力,但这并不足以让《托尼霍克:Shred》可以与其他更好的滑板游戏相匹敌。

《托尼霍克:Shred》发行的第一周,在美国的销量只有可怜的大约3000份,而那之后更是一路走低。它的表现低于预期水准过多,迫使动视不得不暂停了托尼霍克系列,来重新规划它的未来。在2012年,这个系列通过推出新作《托尼霍克职业滑板HD》(Tony Hawk’s Pro Skater HD)而回归,但它在声望上受到的损失已经无法挽回了。

9、《大神》 

 《大神》(Okami)是一款看起来就内涵丰富的游戏。与当时市面上的其它游戏相比,它独特的风格与别具一格的美术手法令人耳目一新。这款游戏备受专业人士的好评,在各个媒体上赢下了无数的奖项。事实上,它本应成为游戏界的一款大作。

然而,尽管它有着这么多的优势,但是它的野心并没能得到足够玩家的认可。它在北美仅售出30万份不到,在日本本土更是连六位数都没能达到。尽管人们对于它的低销量并不能给出一个确定的解释,但大部分人都将其归结于它糟糕的发行时期。《大神》是PS2平台上最后的几款大作之一,然而那时人们的兴趣都被新一代的平台吸引走了,这使得它成为了家用机改朝换代时铺天盖地的广告攻势的牺牲品。

当然,也有可能是很多人并没有搞懂这款游戏的内涵或是单纯的不感兴趣,毕竟它的主题如此抽象,名字也显得含含糊糊。总之无论如何,《大神》在财政上的失败对于任何玩过它的人来说,都是一件令人沮丧的事。它配得上它受到的所有溢美之词,而随着时间流逝,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接触到这块被掩埋的瑰宝。只可惜当初它刚发行时没有这么多人去玩它。

8、救世主降临》 

 

伴随光环的成功珠玉在前,《救世主降临》(Advent Rising)也被宣传为Xbox平台上的下一个科幻系列大作。数名才华横溢的作者被引入,用他们那种书呆子式的严谨风格为这款作品添砖加瓦,其中包括著名的科幻小说家奥森·斯科特·卡德(Orson Scott Card,《安德的游戏》作者),卡梅隆·戴顿(Cameron Dayton,曾参与魔兽、星际、暗黑等的剧情、故事与部分官方小说撰写)。游戏的推广范围广泛,甚至在剧院里都做了广告,它在那里被标榜为宏大的史诗三部曲的第一章。

然而与这么多预热活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2006年《救世主降临》发售时,它得到的评价只有简单的“马马虎虎吧”。它只收到了几篇完全不走心的评价和更加不堪入目的销量。它并没有像原本希望的那样被誉为伟大、崭新的新一代科幻大作,而只是被评价为一款被设定在一个常见的科幻背景里的,落入俗套,充满bug的普普通通的游戏,只是诸多套路化的科幻第三人称射击游戏之一罢了。鉴于市场上充斥着这类游戏,很容易明白它为什么就这样泯然众人了。

一夜之间,原计划中的一切,包括续作,小说,漫画与周边商品全部被取消了,这个原本正在迅速膨胀的系列计划突然就走到了终点,以至于它的发行商Majesco Entertainment不得不改变正在进行的商业计划来回笼在游戏中投入的资金;这可是认识对于投资新知识产权所包含风险的一个残酷案例。

7、机器人格斗》

 

现在你可能很难找到几个记得那个命运多舛的《机器人格斗》(Rise of the Robots)游戏的人了,但在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它被鼓吹为是格斗游戏系列的一步飞跃。开发者们承诺游戏会有震撼人心的画面与复杂多变的AI,水平上要超越街霸和真人快打(Mortal Kombat)几光年。

在大规模的市场宣传承诺了太多游戏本身并不具有的特性之后,《机器人格斗》在1994年的圣诞时期在多个平台上发售了。尽管它的动画与视觉效果在当时确实令人印象深刻,但这是以损害游戏性为代价达到的。它的游戏过程不断重复,索然无味,完全低于一般水准,缺少同期人气格斗游戏都具有的那种复杂而灵活多变的操作方式。

那些在游戏发售之前就投入了很大热情的人们觉得自己被那些虚假的大手笔广告所欺骗了,所以游戏的销量一直没有起色。来自消费者的激烈反应导致机器人格斗这款游戏一直没能挽回损失,尽管他们还搞了个同样糟糕的续作出来。在这令人毫不意外的命运大反转之中,《机器人格斗》最终也没能翻身,它的初代作品也被评价为史上最差劲的格斗游戏之一。

6、龙穴》 

 

表面上看,《龙穴》(Lair)似乎具备了一切成功的条件。游戏里,你将会骑乘一条龙,这使得游戏有很大的潜力可以发挥,更何况负责游戏开发的是Factor 5,《星球大战:侠盗中队》的开发者。它同时还承诺使用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增强体验的六轴感应技术。理论上看来,《龙穴》正是一款PS3玩家们正在翘首以盼的游戏。

然而不幸的是,正是六轴感应技术最终却毁了这款游戏,使得游戏操作反应缓慢,难以进行。骑乘一条龙的乐趣被它从你手中剥夺,使得原本应该令人兴奋的体验变得无聊而令人产生挫败感。而游戏本身也存在流程过短,任务重复太多的问题,使得人们没有理由再去游玩这款游戏。简言之,《龙穴》非常令人失望,这也使得销售数字跌落到远低于预期的水平。

索尼与Factor 5在《龙穴》上煞费苦心,而这些负面反馈使得双方都遭受了不小的损失。也成为了索尼众多失败的试验品中的一员,而Factor 5则遭受了很大的财政与法律压力,最终不得不宣布破产。虽然《龙穴》最终通过一个补丁实现了使用摇杆游玩的功能,使得游戏终于可以一玩,但是已经太迟了,这款游戏很快就被抛在了脑后。

5、全面通缉》

  

《全面通缉》(APB: All Points Bulletin)是那种概念比作品美好的游戏。作为一款MMO版本的警匪大战游戏,《全面通缉》的开发者一直认为它会为线上游戏体验带来一大步提升。再加上有大卫·琼斯(David Jones),GTA系列的主要开发者之一作为首席设计师坐镇开发小组,我们当然有理由为这款游戏感到兴奋。

不幸的是,从结果来看,他们并没有能力消化他们计划想做的一切。尽管开发经过了许多年,但《全面通缉》最终还是没能实现它的承诺。事实上,情况远比这个糟糕。游戏看上去未经雕琢而且尚未完全开发完毕,很明显,在开发结束之前,它就已经被发布出来了。这对于任何一个视频游戏来说都像是死刑判决书一样致命。即使他们荒诞地禁止了发表游戏评价,以此试图尽可能长时间地欺骗消费者,不让他们接触到这个可怕的事实也于事无补。在游戏发行的那一刻,伤害就已经造成了。

《全面通缉》最终耗尽了开发商Realtime Worlds的一切。它的失败使得工作室仅仅在游戏发行六周以后就被接管,并在不久之后就关闭了服务器。不过故事的结局还不算太糟糕:K2 Network最终买下了《全面通缉》并将它改为免费游戏(APB: Reloaded)再次启动。不过,它仍然是游戏业界中最大的失败之一。

4、 吃豆人》(雅达利2600) 

 

雅达利2600(Atari 2600)上的吃豆人(Pac-Man)被街机版本的玩家们寄予了很高的期待,这主要是因为这是这款游戏当时的第一个家用机版本。终于,粉丝们不需要再每次都跑出家门,在附近的游戏厅里把无数的二十五美分硬币投入机器,去努力地打破自己的最高分。正因如此,这款游戏也被雅达利寄予厚望,他们希望它带来的利润也能打破他们的最高纪录。

然后,让我们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当这款经典游戏的粉丝们把卡带插入他们的雅达利游戏机,然后看到这个吃豆人有多丑时的嫌弃感觉吧。这与街机版本相比明显是下降了一个级别,因为主机的技术限制,原版中的许多出色的技术特征被抹去了。本质上来说,这款风靡于玩家的游戏的雅达利版本将它的内容变得只有它之前的一个外壳那么多。游戏的核心玩法设计没有变化,但除此之外的其他一切似乎都不合适了。

吃豆人一开始时是非常成功的,而且它始终保持着雅达利2600上的游戏销量纪录。但是没过多久,玩家们就发现了它是多么的糟糕,逐渐增加的退货开始冲击零售商,销量也出现了大跳水。手中握着多余的游戏,雅达利最终损失了数以亿计的美元,同时公司的士气也开始衰落。恢复并再次赢回消费者的信任耗费了雅达利数年时间,这证明了最好的意图也有可能导致长远的后果。

3 、大刀》

 

大刀(Daikatana)本应是个激动人心的游戏。毕竟主刀这款游戏的可是约翰·罗梅罗,《毁灭战士》(Doom)与《雷神之锤》(Quake)这两款FPS游戏开创者的制作人,难道你不会觉得这部作品值得期待吗?这款游戏本应是他迈出的的下一步,而把他的名字大写放在最前面的广告也是这么宣传的。所以哪怕游戏不断跳票,内部人士也不断有不和谐的声音传出这些通常意味着进展并不顺利的事情接连发生,但人们还是相信着这些广告也是可以理解的。

在长久的等待之后,《大刀》终于在2000年在N64与Windows上发布,然而,这绝对不是之前所说的一次革命性的进步。整个游戏明显的落后于当时总体的游戏水准一步。它的游戏过程无聊而缓慢,而游戏本身的视觉效果也非常之差。游戏整体都令人大失所望,这也导致了销量不佳与不堪入目的游戏评分。

《大刀》在商业与品质上的双重失败让那些原本抱有很大期盼的人感到吃惊与不喜,对于这款游戏的开发商,罗梅罗成立的工作室Ion Strom更是一次极大的打击,最终迫使他们关闭了工作室的达拉斯分部。这毫无疑问是约翰·罗梅罗生涯的最低谷,也明确的向我们展示了即使是史上最佳,也会有马失前蹄的时候。

2、《 无间战神》 

 

得知了《无间战神》(Too Human)的整个开发史之后,你会觉得,这个游戏最终能够发售就已经够不可思议了。开发商Silicon Knights原本是打算在PS平台上发售这个游戏,然后它就在开发过程中不断拖延,被迫在一次次切换平台的间隙中进行一些隔靴搔痒的开发工作。直到2008年,它才终于由微软在Xbox360 上发行。

然而,《无间战神》的最终版本完全辜负了这长时间的等待。尽管在世界观建设上,它对于北欧神话和科幻内容的结合做的非常出色,然而除此之外,游戏的其他部分都显得平庸,给人一种尚未开发完全的感觉。故事显得沉闷,主角与其他动作英雄也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战斗也被可疑的设计所妨碍。游戏的各部分没能结合成一个无缝的整体。

《无间战神》没能卖出足够的份数来收回它据传有六千万乃至一个亿的开发资金。而此时Silicon Knights对Epic Games进行的诉讼使得前者不得不申请破产。他们最终被法庭判决销毁所有他们使用虚幻3引擎制作的游戏的拷贝,包括《无间战神》。看到一款游戏像《无间战神》这样被无情地惩罚实在是十分罕见的,这也更显得它的命运十分悲惨。

1、《E.T》 

 

雅达利2600上的ET(E.T。 the Extra-Terrestrial)造成的财政失败的规模,在游戏业界内恐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甚至在四分之一个世纪后的今天,ET也被看作是有史以来最烂的游戏之一。

尽管ET一开始的时候销量还不错,但它完全没有达到雅达利的预期。而游戏差劲的口碑进一步影响了游戏销售。与电影巨大的人气形成对比的,是游戏持续降低的销量。这导致了存货的过剩,于是,零售商们不断降价,想要至少能够捞回来哪怕一点点利润。这一切再加上雅达利为了取得电影许可的巨额支出,导致他们在这场本以为十拿九稳的投资中蒙受了严重的经济挫折。

ET这次轰动一时的失败不管怎么评价都不为过。它据说也是1983年那次几乎摧毁了整个游戏产业的视频游戏崩溃的主要催化剂。这次失败也催生了流言说雅达利公司在新墨西哥州进行了大规模的视频游戏掩埋活动:人们都相信其中包含了成千上万积压的雅达利ET卡带。尽管很多人长时间以来都把它当作一个都市传说,但2014年的发掘中挖出了这些东西,证明了它的真实性。以这种方式,ET的失败也被永久地载入了游戏文化的历史,这也说明了它到底造成了多么有爆炸性的影响。

相关标签: 热点 推荐 文章 新闻中心 频道推荐

使用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进行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