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个故事讲述守望先锋总监Jeff Kaplan的暴雪之路

2016-12-19 11:56:18

2016年12月2日,当杰夫·卡普兰(Jeff Kaplan)代表暴雪团队登上“游戏奥斯卡”TGA的舞台,领取《守望先锋》年度最佳游戏大奖时,这应该是他最荣耀时刻。不过,对于这位《守望先锋》的总监,负责掌舵游戏方向的他,背后仍然有着不少值得一说的故事。

1.他是世界上最火爆游戏之一的总监

杰夫·卡普兰曾经是一名失败的诗人,现在是《守望先锋》的游戏总监,该游戏在全球拥有超过2000万玩家。全球的玩家都梦想着他那样的生活:获得梦想中的工作,并可以用工作时间来打游戏。

“我不拿工资都行。”卡普兰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告诉我们。“这是世界上最有趣的事。我不喜欢拍电影时候的团队合作,但是很享受做游戏过程中和他人的互动——程序员和艺术家一起工作,这太神奇了。”虽然他的成功难以复制,但是我们很乐于讲述他的故事。关于这位《守望先锋》的掌舵人,有以下九点你可能不知道。

2.卡普兰曾经是科幻作家和诗人

卡普兰在南加州大学学的是创意写作。他当时经济上并不宽裕,以至于当他凭借写诗获得了200美元的奖学金时,有人请他吃饭,他最兴奋的事情竟然是“我有免费的午餐吃了”。

他曾经在环球影业当过一段时间的实习编剧,但是这份工作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美好。

然后他又在纽约大学读了硕士,学的还是写作。他的目标很明确:“我要让我的短篇故事出版,”他回忆道,“我要找一个经纪人。”

3.他的写作事业并不成功

最后,他在父亲的猎头公司负责付账单,这份工作下午才开始,所以上午他有时间写作。在90年代后期,每天他都会5点起床,然后写8个小时,再去做下午的工作。

“我当时的期望就是我的每篇故事都能得到编辑的认可,这样我才有动力写下去。”他说道。但是这很少发生。相反,“有一年,我接到了172封拒信。我写了两篇小说又把它们撕了。我感觉挫败极了。我从没有发表过任何东西。”

4.因为放弃了梦想,他才遇到了现在的老板

2000年,卡普兰由于收到太多拒信,放弃了写作。

“我当时自暴自弃了,决定在空闲时间玩《无尽的任务(EverQuest)》。”他说。当时他已经完全沉迷在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MMORPG)中了。他不再出门,不再写作,除了工作就是玩游戏。“至少我在游戏中没有挫败感了。我经历了一段相当长的反社会情绪。”

他在游戏中的公会叫“斯蒂尔的遗产(Legacy of Steel)”,会长是劳勃·帕多(Rob Pardo),即《魔兽世界》的主设计师。劳勃会问杰夫,如果他是设计师,会为《半条命》设计什么关卡。

“劳勃开始问我很多关于关卡设计的问题,”卡普兰说,“我当时完全不知道暴雪公司。我太沉迷《无尽的任务》了。”

他知道公会中有人在暴雪工作,他的公会同伴都觉得这很牛逼。但是他从来没有多想:“我都不知道这还能算个工作。”

5.当劳勃邀请他共进午餐时,他几乎拒绝了

“劳勃当时说‘我就在尔湾市(Irvine)呢,你过来和我们一起吃午饭吧’。”卡普兰回忆道。那时候可是21世纪初,人们可不相信网友。“我当时很慌,生怕会被陌生人攻击。那时候的人不怎么见网友的。”

但他最终还是去了。不夸张地说,这顿午餐改变了他的一生。

“那是一个主显节,”卡普兰说,“对于玩游戏我一直有愧疚感。那是一个特别的时刻。我不再感到愧疚了。”

午餐一顿接着一顿,谈话主题也在不断变化。现在回想起来,卡普兰觉得那时候暴雪就已经有招聘他的意向了,只不过当时他没有意会到。

“劳勃说‘你明天应该看看招聘广告’,有一个职位简直太适合你了。”卡普兰说道。这个职位就是社交游戏设计师——简单地说,就是为《魔兽世界》设计任务关卡。它需要有设计游戏任务关卡的经验,还需要写作的学历,显然就是为卡普兰打造的。

6.他和纳特·帕格(Nat Pagle)同一天开始上班

2002年,卡普兰和纳特·帕格同一天开始上班,暴雪的著名游戏角色帕特·纳格(钓鱼王)的名字正是来源于他。他们在位于尔湾市一座研究公园内的暴雪秘密总部碰面,一同等待被接见。

这是一段友谊的开始,对两人来说都翻开了人生的新篇章。

“这真是一段神奇的缘分。”卡普兰说。

7.他通过打游戏认识了现在的妻子,而且一开始还以为她是个男的

在卡普兰不玩《无尽的任务》之后,一个当时的公会伙伴一直和他保持着联系。

“我当时觉得任何一个取女生游戏名的肯定是个男的,”他说,“你也不会去问对方的性别。我们会互相发消息。她曾经是我很要好的朋友,而且我还以为她是个男的。”

最后他发现她也生活在加州中部,就邀请她出来共进午餐。那时候他才明白“Angela”真的是个女孩。“她很惊艳,也很端庄。”

两人之后保持朋友关系多年,终于在2006年成为夫妻。

“我在想《魔兽世界》曾经促成了多少对夫妻,而感谢上帝,现在这终于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卡普兰说,“我现在每天晚上都会玩《守望先锋》,而我妻子玩的比我好。”

8.《泰坦》的失败是他个人的低谷

在卡普兰终于成为《魔兽世界》游戏总监之后,他接手了暴雪的下一个大工程:《泰坦》,虽然没能面世,却是《守望先锋》的前身。

“对于我来说,我已经在《魔兽世界》中倾注了我全部的创意和想法,”他说道,“我们当时并不确定《魔兽世界》能火多久,所以我们必须开始研发下一款大型多人在线游戏。《魔兽世界》的成功就像是棒球新手赢得了世界职业棒球大赛。让我们再创辉煌!”

但不幸的是,这个项目并没有成功。

“我们挣扎着,挣扎了好久,就是做不出想要的感觉。”他说。但所有人都期待着他们必须成功。“我们尝试的时间远超预期。最后停止这个项目是个艰难的决定。我创造了它,又摧毁了它,没有人见过它,虽然我们有很多很棒的想法。”

9.《泰坦》和《守望先锋》并没有人们想的那样相似

在《泰坦》之后,暴雪公司重组,卡普兰承接了另一个项目——专注于多人的《守望先锋》。

《守望先锋》最后获得了“暴雪式”的成功,但即便到了今天,卡普兰谈起《泰坦》还是唏嘘不已。虽然前者保留了一部分后者的成分,但两款游戏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相似。

“《泰坦》是一款基于职业的游戏,”他说道,并举了《守望先锋》中的猎空(Tracer)作为例子。“《泰坦》中有一个职业叫跳跃者(Jumper),他后来演变成了猎空。”

来源:旅法师营地

相关标签: 八卦 推荐 文章 2015新闻中心 频道推荐

使用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进行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