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雪早期办公室文化:不要求穿鞋,必须熟知《侍魂》技能

2016-12-16 11:11:56

1990年代初期在暴雪办公室文化是怎样的呢?我们采访了很多暴雪最资深的开发人员,看过往年的纪念视频,还找到了几本相关书籍。从初创人员的描述中还原了早期的暴雪办公室文化:不要求穿鞋,每天组团吃午餐,必须熟知《侍魂(Samurai Shodown)》中的技能

下面我们从几个方面来看看亲历者口中的暴雪早期文化。

暴雪联合创始人迈克·莫怀米和艾伦·阿德汗

五年前,暴雪发布了一个20周年回顾视频,创始人和老员工一起回顾了从创立到2011年的点点滴滴。联合创始人迈克·莫怀米(Mike Morhaime,对话中简称为MM)和艾伦·阿德汗(Allen Adham,对话中简称为AA)谈了谈他们当年的招聘要求:

MM:“刚起步的时候,我们都认为我们要找的是聪明、富有激情、热爱游戏并且乐于学习游戏开发的人。那时候我们想要的就是做出好游戏,仅此而已。我觉得在《魔兽争霸:人类与兽人》之前,我们已经组建了一支人才济济的团队。”

AA:“我们最主要的(招聘)要求就是要有趣,能和大家一起玩电子游戏,这也是对所有人的要求。(对于程序员,)我们只想要真正喜欢游戏,真正喜欢写代码的人。”,“那时候我们没有专门的设计师,所有人都是设计师,每个人都对游戏设计有所贡献,这种作风我们一直保持了下来。”

鲍勃·菲奇(Bob Fitch),技术总监,在暴雪工作25年,他这么描述早期的办公室文化:

“那时候办公室氛围很轻松。我们都很喜欢玩游戏,所以不工作的时候我们都会去公共休息室玩游戏,我会看别人玩《侍魂》,或者自己玩《摇滚赛车(Rock n' Roll Racing)》。我一直和弗兰克·皮尔斯(Frank Pearce)一起玩。着装什么的也很随便,穿牛仔裤、T恤和人字拖都可以,那时候还有人鞋都不穿,光着脚走来走去,氛围太轻松了。

“那时候我们没有专门的设计师,所有人都是设计师,每个人都对游戏设计有所贡献,这种作风我们一直保持了下来,甚至有了专门的设计师之后也是如此。现在这已经成为我们的一种文化了。听取每个人的意见我们公司的核心价值观之一,这非常正确。所有的核心价值观都很正确。我在暴雪工作最喜欢的一点就是,我们非常重视核心价值观,游戏性优先。只要在我们看来游戏还没有完成,我们就不会发布,而且我们对自己的要求通常比一般玩家预期的高很多。当然了,我认为这对我们大有裨益。”

暴雪娱乐公司总部前门

弗兰克·皮尔斯,暴雪联合创始人:

“我们很开心,因为我们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这其中有很多乐趣,我们毫无顾忌,想做就做。提出方案,不满意就删掉重来,循环往复,在达到目标之前不停地试错。”

鲍勃·菲奇谈暴雪的发展壮大:

“如果你和暴雪一起成长,你可能不会注意到(时间过去了这么久),除非专门去回溯过往。当我在开发《星际争霸》的时候我的孩子刚出生,现在他已经去上大学了,从家里搬了出去,我也没怎么注意,但是有时候会突然意识到,孩子都已经出去上大学了。对于暴雪的发展我也是这种感觉。开始的时候我们只有11个人,在开发《失落的维京战士(Lost Vikings)》和《摇滚赛车》,大概两三年之后,我们发展到了24个人,和其他20个人的公司没什么区别。”

“当人越来越多,团队不断壮大的时候,大家会在不同的地方工作,所以不能同时看到所有人。公司举办圣诞派对的时候,整个宴会厅都是人,你会突然觉得:“喔,公司越来越壮大了。”几年之后再参加圣诞派对的时候发现需要三个宴会厅才够,这有一种难以言喻的不真实感。我只能用看着孩子长大来打比方,过程中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有当回忆过去的时候才会突然意识到已经今非昔比,都有点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

“那时的午餐时间全体人员集体行动,我们11个人会去同一个地方一起吃饭。我们一起决定去哪吃,通常要占两三个桌子,经常去Del Taco和Carl’s Jr.等这些餐厅。后来我们开始分成两队,因为一起去的话人太多了。再后来,吃饭小队分的越来越多,我也突然意识到公司发展壮大了很多,吃午餐的方式就可以体现出来。”

战网的灵感也可以归功于暴雪的这种团队文化。在20周年纪念视频中,艾伦·阿德汉说战网是个自然而然的产品,因为和朋友联机可比人机对战有趣多了,而在暴雪的办公室里,所有人都玩游戏,对此深有体会。

AA:每天下班以后,或者工作之余,我们都会玩《侍魂》、《街霸(Street Fighter)》或《真人快打(Mortal Kombat)》。

山姆卫斯·迪迪埃(Samwise Didier,对话中简称为SD):我最出名的一件事情就是玩《街霸2》的时候我用脚打败了罗曼·肯尼(Roman Kenny)。然后我尽量让他们用我的脚用过的那个手柄,这样他们就沾了我的“脚气”,我就能打败他们了。

认真说起来,SNK出品的格斗游戏《侍魂》对早期的暴雪很重要。米奇·尼尔森,在暴雪工作了22年的资深员工,前首席作家,今年三月离开暴雪。他写了一本自传《失与得:发现家庭(Lost and Found: An Autobiography About Discovering Family)》。自传中讲述了他的整个人生,也透露了在暴雪早期的一些故事,其中包括以下所述的《魔兽争霸2》开发期间的一些秘辛:

“那段时间,每周四晚上是卡拉OK之夜,梅森(克里斯·梅森,Chris Metzen,对话中简称为CM)、山米(山姆卫斯·迪迪埃)和罗曼(罗曼·肯尼)的歌声格外惊人……我们一起工作,一起玩乐,一直在一起。我们是一辈子的好朋友。我们和执行团队都是公司的核心。我甚至可以说,暴雪今天的成功建立于卡拉OK、《侍魂》和威士忌可乐鸡尾酒的基础之上。”

书中还讲了很多有趣的故事,包括在艾伦·阿德汗家的《高地人(Highlander)》电视剧之夜、克里斯·梅森的各种装扮、尼尔森和另一个暴雪员工在一个色情片中当群众演员。他还讲到了贾瓦人之墙,山姆卫斯·迪迪埃和克里斯·梅森在20周年纪念视频里也提到了。

SD:那时很多人玩很多不同的游戏,听重金属,听摇滚。

CM:还有很多恶作剧,拿着玩具枪到处打闹。

没人知道贾瓦人之墙是怎么来的。

CM:有一天有个人在一张黄色的便签纸画了一个贾瓦人。

SD:大家开始用贾瓦人形象画画,然后取个贾瓦人的名字。

CM:所有人都在画,其中一个是大爆炸头发型,戴着大眼镜,愤怒地竖着中指,我们称之为贾瓦雷·霍尔(以乔伊雷·霍尔命名,Joeyray Hall对话中简称JH)。

SD:也有一些参考了经典的超级英雄,比如贾旺·韦恩。

CM:还有贾天柱。

SD:从《侍魂》里面寻找灵感我们画了贾王虎。后来没过几天,贾瓦人之墙就不见了。就像记忆里的一缕青烟,我还经常怀念,但是毕竟再也找不回了,唉。

迈克·莫怀米、艾伦·阿德汗和动画师乔伊雷·霍尔回忆了暴雪早期是多么窘迫,经常需要借钱运行。他们把筹到的钱马上投入到公司里,招聘更多的人才。在20周年纪念视频里,他们这么说:

JH:早期的时候,公司主要依靠卖游戏的钱,但是有几次财务上没有足够的钱支付大家的工资。

MM:报表上看,我们总是差几个月就可以摆脱赤字,有足够的现金流,但是从来没有达到过理想情况。

AA:迈克和我想尽所有办法让大家专心做游戏,不用担心其他事情。

MM:我们发现在超市里用信用卡套现可以获得无利息的现金。

JH:他们用信用卡套现,把钱放进公司账户上,才能发出工资。

AA:我们没有一个月不发工资,这真是个奇迹。我们离没钱发工资总是差一周。

JH:有些人知道这个,有些人不知道。我们知道这个的人了解了他们几个是怎么样的人,我们也决定一直干下去。

MM:公司发展到我们的信用卡也不够用了,所以我们两个人都找父母借了两万美元,总共四万美元。当我们把公司卖给Davidson & Associates的时候,四万块钱都花完了。所以说,前几年财务真是紧张。

来源:Tom Marks 翻译:界面-张磊

相关标签: 热点 推荐 文章 2015新闻中心 频道推荐

使用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进行分享。